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張五常 | 28th Oct 1988 | 一般 | (139 Reads)

今年九月十三日,我在上海的一個會議上宣讀了一篇題為《私產化與特權利益的衝突——中國體制改革的經驗》的文章(見九月十四日的《香港經濟日報》與《文匯報》,又見本書第二十三頁),自己認為寫得相當滿意,事前曾把該文的英語原稿寄給佛利民。因為在目前中國經改的最重要關頭上,他不遲不早地要到中國去,絕不可能預先知道中國如火如荼的新發展,所以希望他能在行前細讀我這篇文章,了解一下中國的情況,作一點準備。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26th Oct 1988 | 一般 | (152 Reads)

臺灣的股市有價「限」而無股「量」地一連下降了十八天;到了第十九天,下限不達而成交量大幅上升。第二十天的成交量更大,股市指數上升了!這個轉變使當地報章用上不少「報喜」的大字標題,例如「股市強勢翻升」,「陰霾盡 掃」,「紅光普照」,「壓力頓消」等等。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17th Oct 1988 | 一般 | (161 Reads)

近來臺灣股市暴跌。因為有個別股票每天不能下跌超過百分之三的規定,其慘痛經驗就迫着要延續很多天。這使我想起佛利民最近在上海談及放開價格時引用過的斬老鼠尾巴的例子。要斬老鼠尾巴,應該一次過地斬,不要一吋一吋地斬。想不到,十多天后,臺灣的股市就果真的一吋一吋地斬,可謂不幸而言中矣!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12th Oct 1988 | 一般 | (144 Reads)

大家坐下來,趙紫陽對佛利民說:「你是教授,我是學生。你遠道而來,話是應該由你多說,我多聽。但我希望先說一下中國的體制改革及所遇到的問題。」這一「說」,就用了一個小時。中國的問題複雜,一個小時(包括翻譯時間在內)是起碼的了。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1st Oct 1988 | 一般 | (144 Reads)

我對共產中國經濟的研究發生興趣,是始於一九六八年在芝加哥大學任職的時候了。該大學收藏了很多珍貴的書籍,百忙中我每星期總要花上幾小時在那裡的東方圖書館參閱。當時我正全力在產權經濟的理論上鑽研,很想知道共產制度究竟是怎麼一回 事,而碰上中國大陸的文革一個史無前例的、最極端的共產政制--搞得如火如荼,所以我就希望能在一些大陸出版的刊物中得到一些啟示。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