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張五常 | 26th Jun 1992 | 一般 | (276 Reads)

一百零二歲的郎靜山先生不久前在香港舉行攝影展,在展前的討論會中,我被邀請為主持人。這是盛情難卻的邀請,而在「主持」之際,郎老的高齡不單使我想起很多往事,也使我這個在年歲上可以作他孫子的人有夏去秋來之感。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12th Jun 1992 | 一般 | (154 Reads)

不久前,在日本有千多萬讀者的《朝日新聞》邀請我替該報寫一篇關於中國經濟發展的評論,指明不可超過一千字。我響應說,中國的問題那麼複雜,一千字怎可以寫得言中有物。他們把一篇看來(日文)有好幾千字的評論給我看,解釋說,我以中文寫的作品是要翻譯為日文才 發表的,而一千字中文,翻成日文就大約變成三千字了。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值得探索一下。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5th Jun 1992 | 一般 | (151 Reads)

富有的人要花錢,可能是一件頭痛的事。天天大魚大肉,鮑參翅肚,很容易吃厭的,而對健康也沒有好處。賭博可以一樂,但因為長賭多輸,富有的人是不大可能貪勝不知輸的。孔子雲:食色性也!所以自古以來,富者對美色有殊好——李白的「名花傾國兩相歡」可不是亂寫的。然而,在封建不再的今天,三妻四妾的例子甚少,更不用說「後宮佳麗三千人」了。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1st Jun 1992 | 一般 | (332 Reads)

閒 着無聊,翻閱最近出版的拙作《憑闌集》,談到《關於中文教學》一文時,再有感慨。該文反對中文教學,但也承認香港的學生中文水準每況愈下。我指出這不幸,並非由於英文教學所致,而是由於香港政府對教育的諸多管制——那是學語文的大忌。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