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張五常 | 25th Jun 1999 | 一般 | (155 Reads)

因為深泉(舒巷城)的病,我封筆久矣。深泉謝世,我更提不起勁動筆。俞伯牙與鐘子期的故事,在今天的社會雖然少之又少,但對我這一輩在西灣河長大的人總有一點感染。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