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張五常 | 26th Oct 2000 | 一般 | (148 Reads)

美國的CatoInstitute於今年九月四日在香港舉辦經濟研討會議,我沒有參加。阿康參聽後告訴我,所有在場的人都反對人民幣的匯率自由浮動,而這些反對的人中包括任志剛與JohnGreenwood,有識之士也。Cato這個機構是為維護自由市場而成立的。在貨幣沒有本位的情況下反對匯率自由浮動,算是反對自由市場了,而以Cato舉辦的會議中一致地提出反對,是個值得注意的問題。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19th Oct 2000 | 一般 | (159 Reads)

有一個故事的幾個片段,我在不同的地方說過了。這裡我把這些片段加起來,補充好些其它的來申述一個有趣而重要的論點。這論點可能錯,但因為覺得重要就決定寫出來。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12th Oct 2000 | 一般 | (164 Reads)
在學術、藝術及造詣上,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誇誇其談,但不要低貶有成就的誇誇其談。成就不是一個人怎樣說,而是這個人有什麼可以拿得出來,炫耀一下的。你一事無成,怎樣說也毫無用處;你可以拿得出來令人拜服,誇誇其談一番也無傷大雅。

有成就的人過於誇張自己有點那個,但強作謙虛,就變得肉麻。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有大成的人是謙虛的。微不足道而誇誇其談的多的是。另一方面,有石破天驚的成就的人,愈高傲我就覺得愈可愛。莫札特是一個例子,李白也是一個例子。

年青時我讀到北宋女詞人李清照的《詞論》,一竹竿打一船人,批評北宋所有大詞手,可謂膽大包天,高傲之極矣。但易安居士說得有理,文字一流,而她自己的詞無懈可擊,我就因為她的高傲而愛上了她。

論成就,我倒有些有趣的想法。說成就要用功苦幹,老生常談,說了等於沒說。不用功不可能有任何成就,但假若用功就大有所成,那麼成就是太容易了。用功是不值一談的。我要談的是其他三個重要的成就因素:天分、感情與經驗。且讓我以這三個因素來推斷成就的早達或遲來,以供讀者商榷。

 

先談天分吧。有些事項極重於天分,所需經驗不多,而感情是無關宏 旨的。這些事項的成就來得很早。數學與象棋是兩個明顯的例子。下象棋,我們有「十八歲不成國手終生無望」之說。偉大的數學家,通常很早就顯示出來。奇怪,數學的天分與下棋的天分是沒有多大關係的。數學與音樂有關係,這點我好幾年前談過了。

轉談感情,那是藝術的重點了。每個人都有感情,但夠不夠豐富,做作不做作,表 達夠不夠流暢,有沒有排山倒海之力,就因人而異,而我認為天生有很大的決定性。

我想不出有哪一項藝術,是單靠感情而有成就的。好藝術要有感情,也要有天分,經驗倒是次要的。因為天分與感情的流露是天生的,藝術的成就可以來得很早。莫札特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很多兒童的畫作畫得非常好。我的「御用畫師」黃黑蠻就是個有名的實例。

有趣的是,感情與智力不同,前者可以老而不減。只要能維持一片純真,不受世俗的污染,感情就如葡萄美酒,老而愈妙。莫內 、張大千、朱山己瞻等畫家,愈老愈畫得好。書法因為要有很長時間的練習,有大成的通常要到中年之後。

我為莫札特這個音樂天才 的早逝(活到三十五歲)感到很痛心。他極端多產,而他謝世前一兩年的作品登峰造極。要是他能多活三十年,我們今天的生活享受可能大為不同了。

感情的重點,是要自然地流露,不渲不染,沒有俗氣而又不做作。朋友,你對自己的感情表 達怎樣看?你自己的兒女是不是很天真?這些問題你要慎重考慮,考慮是否要在藝術上過癮一下。

視、聽藝術,經驗是次要的。莫札特只 七歲就震動整個歐洲。梵谷從畫到謝世祇有十年,之後世界對視覺藝術的觀感也就改變了。有高不可攀的天分,排山倒海的感情,梵谷能以他謝世前五年的作品改變了世界。感情對成就的貢獻,我們歷來是過於輕視了。

再談經驗吧。經驗對學術是重要的。感情對學術——尤其是科學——毫不重要。經驗的特色,是需要時日才 能積聚起來,也需要有記憶力。一個少有感情的人,可以在學術上大有成就。有些學術,如社會科學,若以感情用事,往往搞得一塌糊塗。有感情的學術高手,可以把感情與分析清楚地分開。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不多。

天分平平,主要靠經驗而達大成的學者絕無僅有,但有可觀成就的卻不難找。這是因為在學術上有數之不盡 的基本研究用不什麼創意,也不需要有精彩的分析。小心而忠實地做,把一些資料整理得好,讓有天分的加以闡釋發揚,就是貢獻。

學術上,經驗的確很重要,但因為經驗需要時日,二十歲之前能成學術高手的很少見。以科學而論,自然科學所需的經驗時間比社會科學的為短,因為後者的實驗室是真實的世界,而世界何其複雜也。牛津、愛恩斯坦等自然科學大師,其大成始於二十多歲。在社會科學上,這現象很少見。

我們可從社會科學中看到經驗時間對成就早、遲的決定性。經濟學的大師,早有大成的首推費沙(I.Fisher)與森穆遜(P.Samuelson)。他倆二十多歲就成了名,主要是因為他們的數學推理。森氏從來沒有真正地作過驗證工作,而費沙在驗證上的大貢獻,是在四十歲之後。A.Lerner三十歲後才 學經濟。佛利民立竿見影,是四十四歲。高斯最重要的文章,五十歲發表。

我絕對不低貶其他社會科學,但認為社會學與政治學的成就比不上經濟學,主要是因為前二者所需的經驗時間太長,以致開始體會時,學者已年近黃昏。股市的上落,樓價的起跌,公司的結構安排,起居飲食的情況,如此種種,怎會不比政治的運作或社會的階層容易多知一點。

我活了六十四年,經過中日之戰,國共之爭,三反五反,百花齊放,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經濟改革,香港回 歸,種種,也曾在外國生活了二十五年,不可謂不知世事矣!但我對政治一無所知。

一些事項的成就重天分,一些重感情,一些重經驗。一些重天分與感情,一些重天分與經驗。我想不到有哪一項是重感情與經驗的合併,而不論天分的。

奇怪,我祇能想到有一項造詣,重天分、感情與經驗這三者的合併。你猜是什麼?文學創作。


張五常 | 5th Oct 2000 | 一般 | (156 Reads)

近來我坐立不安,如臨大敵。你道為什麼?為考慮《經濟解釋》應否復出。那是一九八九年我用上龐然大計,雄圖偉略,在《香港經濟日報》動筆的書,準備用兩年或更長的時間來一個「沙場秋點兵」,申述自己對經濟學的理解,好叫街上的讀者能體會到那所謂「憂鬱的科學」(DismalScience)其實很有趣味,足以令人廢寢忘餐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