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張五常 | 29th Aug 2002 | 一般 | (143 Reads)

上文為佛利民(M. Friedman)祝壽,說到他的舉世影響力,意猶未盡 ,要在這裡多說一下。佛老有大名是肯定的,但對公眾的影響究竟是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又或者是二者的合併,不是容易判斷的問題。英雄造時勢是真的英雄,其影響當然也是真的。時勢造英雄是次一等的英雄,但總有一點英雄本色。影響呢?有一點吧。時勢利用了一個學者的思想,使他成為英雄,既有英雄本色,倒轉過來影響一下時勢是自然的吧。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22nd Aug 2002 | 一般 | (138 Reads)

今天是公元二○○二年七月三十一日。《經濟解釋》的卷 三寫了三分之二多一點,共三十多萬字的書快要寫完了。寫到思維上最困難的地方,是自己所學得意之處。幾天來輾轉反側,睡不着,要寫到想了數十年的合約一般理論。二十多年前想通了這理論的整體大概,沒有寫出來不能肯定。想得通不一定寫得通,要寫得通才 算是通。這幾天反覆推敲,遲遲不敢動筆,因為恐怕想漏了一小節而潰不成軍。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15th Aug 2002 | 一般 | (206 Reads)

七十年代初期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遇到一位研究生,考試成績平平,但天分奇高。拿得博士後,他認識了戴維德(A. Director)、艾智仁(A. A. Alchian)與史德拉(G. J. Stigler)。這三位大師像我一樣,十分欣賞該年青人的良材美質。史德拉要請他到芝加哥大學去,作博士後的訓練,尤其是多學點數學。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8th Aug 2002 | 一般 | (149 Reads)

不少人認為年長了或老了的人,對自己的觀點是比較固執或頑固的。在醫學發達的今天,66歲不算老,但我覺得自己在觀點上是比30年前固執了。20世紀70年代在美國我就以固執知名,往往堅持己見。但當時相熟的同事知道在推理上我是客觀的,所以堅持己見受到他們的尊重。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