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張五常 | 28th Nov 2002 | 一般 | (166 Reads)

歷久以來,郵遞是政府壟斷的行業,各國如是。多年前高斯發表過一篇文章,說英國早期的郵遞是由私營公司從事的,後來政府以壟斷取代,原因我記不清楚了。
這些年來,私營的郵遞公司在各地興起,與政府競爭,大有斬獲,使政府的郵政局節節敗退。這轉變的起因是明顯的。各國政府的郵遞連年虧蝕,補貼再也負荷不起,郵費大幅度地增加了。這給私營的有可乘之機。究竟香港的政府郵局還要不要補貼我不清楚,但多年前這些郵局的員工服務態度惡劣,街知巷聞,而今天因為有私營的競爭而變得態度可人,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也是街知巷聞的。
政府郵遞與私營郵遞的歷史轉變與他們的成本及效率的比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經濟研究題材。我老了,再不能作深入的調查研究。寄望於後輩經濟學子吧。我認為這題材重要,是因為上述的比較是明確易懂的:郵遞就是郵遞,其成本與效率的衡量是不難得到肯定的結論的。
自己沒有作過調查,當然不可以長篇大論,或作深入的研討。然而,我出版了二十本書,往往要贈送給讀者或朋友,送佛送到西,自己出郵費,寄書(郵遞書籍)的法門選擇自己就成為一個準專家。有趣的現象不少,這裡選寫出來讓讀者思考一下。
先談香港本土之內的書籍郵遞吧。政府郵費是一公斤之下十六元四角,寄者要把寄件送到郵局去,寄後沒有回 條,而寄到香港任何地區都是同一郵費。相比之下,我常用的一家私營郵遞公司就遠為複雜了。對我非常重要的,是私營的上門收貨,送貨時間準而快,可以預先說明,而送到後有簽名回 條交還給我——是「雙掛號」的服務了。郵費呢?相當複雜:以兩公斤以下算,買套票的(每月有最低件量規限的)最低收費是八元三角一件,最高是十四元一件——每月件量越多每件收費越低;散客(只 光顧一次的)是二十至三十元一件。還有的複雜費用是:偏僻或交通不便的郵遞目的地,每包要補加十元至六十元不等。
上述的政府與私營的費用分別的含意是:久不久才 寄郵的顧客,偏於用政府郵局,但寄量較多的就偏於用私營;時間寶貴的偏於用私營(上門收貨之故也);寄到偏僻地方的,偏於用政府。
要指出的最重要的觀察(observation),是比起政府郵遞,私營郵遞有遠為詳盡 精細的收費結構(經濟學所說的rates structure),遠為精細地反映着不同郵遞的不同成本。這樣一來,好做的生意由私營做,不好做的由政府做!(小心一點地說,政府郵遞也有收費結構的,但精細遠為不及;某些郵件政府郵局也可上門收貨,但不是一般性。)
對香港私營郵遞的運作,我個人的印象有二。其一是管理精細嚴謹:收郵準時;分區送貨算得準,先以電話通知收郵者等待;回 條有收者簽名,清楚明確。第二個印象(一位比我多知的朋友說不一定對),是私營的多用老人及學生年歲的員工,公共交通 費用半價。
郵件寄到香港之外,情況就不同了。我的困難,是私營的不肯郵遞書籍到國內去!這是因為某些書籍過不了國內的關口,費時失事,生意做不過。雖然我寫的書毫不反動,應該沒有這問題,但書就是書,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私營不做國內書籍生意,氣煞我也。政府郵局不查不問,打回 頭或對方收不到貴客自理。
送書給國內的讀者或朋友,我要累積十多本才 委託人帶到深圳去郵遞。此法一行,又遇到另一番景象!
據我所知,國內寄國內,一本書由深圳寄上海,政府郵遞收費三十五元,私營收費二十元。雖然後者不可以遞送所有城市,但可以的準而快,也是先以電話聯絡收件者,禮貌周到。國營與私營有別,不奇怪。奇怪的是政府規定,私營郵遞規例不准處理一公斤之下的郵件。換言之,私營郵遞一公斤之下的書,算是「走私」了。可幸這樣的「罪犯」不容易查出確實的證據而處之於法。
微不足道的現象有重於泰山的含意。不容許私營郵遞一公斤之下的郵件,擺明是要維護政府郵政以壟斷而生存的目的。同樣書籍郵遞,政府收費高百分之七十五,且服務遠為不及,國營的效率比不上私營,雖是老生常談,但明確如斯的證據倒也別開生面。
更重要的問題是:以壟斷而生存是中國今天的國營企業的生存之道,而一般來說,維護壟斷的存在永遠不愁沒有藉口。讓國營壟斷出版行業,不發私營出版牌照,可說是為了國家穩定,禁止造反的或有煽動性的言論。讓國營壟斷金融、外匯可說是保持匯率平穩,物價安定,不容許外資在重要的金融上惹事生非。讓國營壟斷電話通訊,也可說是要維護國家機密,為大局設想也。
要維護,要壟斷,何患無辭?困難是郵遞!政府要壟斷郵遞有什麼藉口呢?說要防止違禁品的運送嗎?一國之內,違禁就是違禁,運送是禁,不運送也是禁,而為什麼私營郵遞一公斤之上就不禁呢?除了要維護政府郵遞的無效率生存,或者要減少政府補貼負擔,政府郵遞壟斷不容易有半點說服力的藉口。
國內禁止私營郵遞一公斤以下郵件,與香港的競爭效果相反。國內是好做的由政府做,不好做的讓給私營。這是以留難競爭者而生存的辦法。我認為國內的政府郵局將會守不住,遲早會被迫改作私營,或慘遭淘汰,沒有壟斷藉口祇是次要的理由。主要的理由是近幾年來北京當局維護政府壟斷的意識,是有錢賺才 維護,要補貼就怕、怕、怕。當今之世,有了什麼電郵、傳真、國際速遞之類的普及,郵遞賺錢要講服務好,成本算得精細,而這些不是國營可以辦到的。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21st Nov 2002 | 一般 | (161 Reads)

蘇東坡寫《超然台 記》,提出了「游於物之外」的哲理,使後人有「超然物外」之說。蘇子認為「餔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飽。」人若不斤斤計較物質享受,能游於物之外,「安往而不樂」也!這看法與今天富有的人有迥異之處。後者單論紅酒就可以說上半天。這樣的享受沒有什麼不妥,何況學士當年沒有我們今天的財富。然而,因為不能游於物之外,今天的富人就沒有蘇子昔日那樣曠達了。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1st Nov 2002 | 一般 | (145 Reads)

(按:欲購買此書,請聯繫香港花千樹公司:arcadia@netvigator.com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