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張五常 | 29th Jun 2004 | 一般 | (150 Reads)

二十年前患喉疾,看一個耳鼻喉醫生。可能聽到我是個怪人,該醫生無端端替我檢驗聽覺。驗後說:「教授呀,你怎會不知道自己是聾的!高音一隻耳失去了百分之九十聽覺,另一隻失去了百分之八十。可能是天生的,也可能是兒童時受到損傷,但無可救藥 。在多人一起說話的環境中你會感到不舒服。」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24th Jun 2004 | 一般 | (162 Reads)

七十年代初期,我的一位外甥在香港沒有大學收容,是他之幸,逼着跑到美國去拜我為師。這位外甥有點傻,在大學念書時同學給他起的別號是「傻Bill」。是大智若愚吧,從本科一年級起,不出六年他就拿得博士,念的是生物物理,今天是世界大名家了。幾年前好奇心起,請一位同學在網上搜查華人生物學者的文章被引用的次數,竟然沒有一位可與這位外甥相提並論。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24th Jun 2004 | 一般 | (317 Reads)

在有租金管制下,法例通常不容許業主在租約期滿時要求住客遷出。這是因為業主一旦拿回 空置的住所,找新租客要收多高的租金法例無從管制。一間住所的市場月租值五百,政府管制只准收二百,只要住所是空置的,法例無能為力:業主可以月租二百租出,但要求新租客以數萬元購買一文不值的舊椅一張,你情我願,政府管不着。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22nd Jun 2004 | 一般 | (145 Reads)

一九九五年與周安橋游西安,見到一個行乞的小女孩,衣服殘破,頭髮蓬亂,滿臉污泥,但大家覺得該女孩清洗一番之後,會秀麗得使人眼前一亮。女孩的父親問我太太要不要收養,太太有點心動,而安橋老弟則建議帶女孩到酒店去,讓她洗擦乾淨。沒有那樣做,但太太取了女孩的地址,後來兩次寄點糖果錢都沒有回音 ,再後來地址遺失了。

 (閱讀全文)

張五常 | 17th Jun 2004 | 一般 | (153 Reads)

想到寫這個題目,因為最近遇到兩件有關的事。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