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張五常 | 26th Jul 2007 | 財經 | (135 Reads)

前文提及,解釋個別合約安排,指出某些交易費用的轉變就足夠,但分析制度的整體,把交易或社會費用的整體放進去,要過三道難關。前文分析過首兩道,這裡轉談第三道,最困難的。困難的起因,是經濟學要遵守在局限下個人爭取利益極大化這個武斷假設,任何情況不能反覆。稍有差池,或時守時不守,推理邏輯立刻發神經,假說不可能被推翻,於是無從驗證。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