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張五常 | 11th Jan 2011 | 一般 | (2834 Reads)

中國的甲骨文顯示,市場交易盤古初開有之。儘管我們知道今天的「先進」市場麻煩多多,不盡 不實的瞞騙行為的困擾不少,我們不能否認市場的存在是人類生存及進步的一個主要引擎。分析生產成本時我指出大家知道的:專業生產可以帶來數以百倍計的產量增加,或導致平均成本大幅下降。專業生產主要是要由市場交易帶動的。一七七六年斯密說:專業生產的程度是被市場的範圍約束着。這句有名的格言,是對是錯曾經吵過一陣。結論是小節有錯,大體上對。

交易費用是零的失誤

奈特一九二四年說沒有私產不會有市場;科斯一九六○年說只要權利有清楚的界定(私產也),交易費用是零(他這樣說),通過市場的運作,不管權利界定屬誰會有相同的資源使用的效果。一九八二年我在《中國會走向 資本主義的道路嗎?》那小書內提出異議:

如果廣義的交易費用真的是零,我們要接受消費者的意欲會不費分毫地準確表 達;拍賣官與監察者會免費搜集與整理訊息;工作的人與其他生產要素會得到免費的指引,去從事與消費者的意欲完全吻合的產出;每個消費者獲得的產品與服務,跟他的意欲會是一致的。仲裁者會免費地決定一個工作者或消費者的總收入:把工作者的邊際產值,加上社會其他所有資源的租值的一個分成,而這分成是依照大家不費分毫地同意的任何一種準則而決定的。如此推理,科斯的效果可以沒有市價而達致。

科斯與阿羅(K. Arrow)同意這段文字說的。

腦子閉塞二十年!

這就帶來一個難倒了我多年的問題。市場交易無疑給社會很大的利益,但這利益不足以解釋市場的存在!如果交易費用真的是零,更大的利益可以不通過市場而獲取。事實上,二十世紀上半部的經濟學文獻,不少直指在社會主義下,由中央指導生產及分配會比市場更有效率。這觀點,跟着的史實無情地推翻了。

交易費用全部是零不會有市場,市場的出現是證實着社會有交易或制度費用。明顯地,市場的出現不會因為要增加這些費用,而是某些費用市場可以協助節省。然而,無論是產權界定的費用,訊息傳達的費用,市價釐定的費用,量度的費用,合約的費用——還有其他的——皆因市場的存在而存在,那麼市場可以協助節省的費用是些什麼呢?腦子閉塞,這問題我想了近二十年。

草原畜牧的啟示

二○○一年的一個晚上,我想到一篇只 兩頁紙的文章。作者A. Bottomley,一九六三年發表,關於非洲的黎波里 塔尼亞的草原。二○○八年我在自己的《中國的經濟制度》對該文給我的啟發有如下的評述:

作者的論點,是的黎波里 塔尼亞的草原極宜種植杏仁樹,但因為草原公有,於是用作畜牧。有價值的資源毫無約束地讓公眾使用的現象曾否出現過,我歷來懷疑,但假設真有其事,租值消散是效果。那麼,的黎波里 塔尼亞的草原公用畜牧,其交易或制度費用是些什麼呢?答案是消散了的租值!在我一九七四發表的關於價格管制的文章里 ,我指出租值消散是一種交易費用。的黎波里 塔尼亞的例子,同樣的看法比較困難,但在兩方面土地的租值消散真的是交易或制度費用。一方面,租值消散不會在一人世界發生;另一方面,成本(這裡指費用)是最高的代價——的黎波里 塔尼亞的畜牧代價是種植杏仁樹的土地租值。定義說,把草原轉作種植杏仁樹的用途的總交易或制度費用,一定不會低於租值的消散,否則這用途的轉變會出現了。跟着的含意是,如果我們能認定這些費用在哪方面有了轉變,制度的轉變可以推斷。這正是一九八一年我推斷中國會走向 市場經濟的道路的方法。

如上可見,租值消散不限於公海捕魚那類情況:競爭公海捕釣,提升了參與 的勞動力成本,局部或全部替代了海洋在有私產界定的約束下可以獲得的租值。的黎波里 塔尼亞的例子示範着的,是草原可以植果樹,租值較高,但因為畜牧而放棄了租值較高的植樹用途。換言之,租值消散可以通過多種不同的形式,而私產的界定與市場的出現是協助減少租值消散。

租值消散是競爭現象

這就帶來租值消散的基本性質。任何資源或資產的用途有多種,要達到最高租值的用途不容易,因為有訊息費用等局限的約束。租值消散的概念不是指最高租值的用途達不到。使用者作出錯誤的決策而導致租值下降為零,也不是租值消散。租值消散的概念,一定要從人與人之間的競爭導致的租值損失看。魯賓遜的一人世界,算他蠢到餓死,也沒有租值消散。魯賓遜的收入全部是租值,因為沒有競爭半點也沒有消散,雖然他可以頻頻作出錯誤的決策,使良田美池的租值或產出化為烏有。

的黎波里 塔尼亞的草原用作畜牧而不植樹,顯然是競爭的結果,因而可以看為租值消散。我在一九七四年的《合約結構》一文提到,牛或羊可以在晚上帶回 家,但樹卻不可以搬來搬去,所以除非土地有清楚的界線劃分,有產權的保障,植樹會被畜牲吃了。的黎波里 塔尼亞的例子,是畜牧者競爭着使用公有的草原。租值消散但不會全部消散,跟上節分析公海捕釣的情況一樣。把土地劃分作為私產有法律費用,有界定及保護費用,也有政治及其他費用,都是制度費用。租值消散也是制度費用,皆從狹窄的交易費用擴大來看。如果植果樹的價值急升,或界定土地作為私產的費用下降,的黎波里 塔尼亞的草原的權利制度會改變,租值消散這種制度費用會下降,但界定私產的制度費用會上升。

制度費用是約束競爭的費用

競爭一定受到約束人類才 可以生存。凡有社會必有競爭,凡有競爭必有制度。制度的形成是為了減低租值消散,也即是以一種制度費用替代另一種。從樂觀的角度看,這替代偏於減低制度費用;從悲觀的角度看,這些費用可以因為人的自私而增加了。是後話。在《制度的選擇》我會帶同學們走進更深入的層面:約束競爭的安排是合約安排;約束競爭的費用是交易或制度費用。

回 頭說市場,是制度,當然也是約束競爭的安排,而市價是約束及決定競爭勝負的準則。在多種決定經濟競爭勝負的準則中,祇有市價不會導致租值消散。本節可見,市場的形成與市價的採用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往往要經過千山萬水。中國的經驗可教。

市場節省了些什麼?節省了租值的消散。在眾多競爭準則中祇有市價不會導致租值消散。市價的採用與釐定要付出產權界定、訊息傳達、量度監管、合約磋商、風俗法律,等等費用。那是奢侈的競爭準則,祇是租值消散往往龐大,為了生存人類的選擇是換得過。多麼精彩的世界,多麼有趣的學問。然而,再推下去,人類可能自取滅亡。

(制度的費用,之四,未完)